天涼好個秋,心暖好一生。

前些日子出了趟遠門,和先生造訪了美的不可思議的希臘 (遊記蘊釀中)。這次行程天數卡在經費,上周日回佛堂共修,有師姊問怎麼沒玩長些,我笑稱心其實還留在愛情海,對方也以笑回應,似乎了解長途旅行後,身心其實需要些時間回復正常軌道。我們也趁機閒聊,互相分享旅遊經驗。她說年紀大了,旅遊時身體會很誠實讓你知道平常有沒有保養,我們年輕人有本錢,還可以東奔西跑。我回應我了解這感受,二、三十歲時的我和已邁入不惑之年的我,有漸漸感到不同之處。這次的南歐之行,行李箱應該要帶維骨力,多次爬上爬下的膝蓋骨讓我在優閒的聖托里尼著實感到有些吃不消。我家小蔣 ( aka老王) 反倒很妙,久坐辦公桌花腦力的他,回到家通常是癱在沙發,可只要外出旅遊,他動的細胞頓時活耀起來;反倒是我,外出一整天後體能已達極限,回到下禢的旅館只要碰到床,也就難再爬起。若旅遊地治安許可,小蔣定會安排夜遊,不放過一分一秒在異地探索的珍貴時間。若讀者家中也有這種奇琶,歡迎私下和我分享,也讓我知道你如何對應這。 旅遊結束就當銷假,照常平日行程。星期天是我精神食糧補給日 ­— 參加佛堂法會共修。上周日午齋結束,有一師姊請小蔣幫忙較需體能上可以負荷的工作,夫妻同心協力,我倆便一起接下這份差事。負責維修的師兄年紀較長,這次需要爬高換燈泡的工作他就在旁指導我們進行。初次接手這,師兄很細心地講解程序。首先我們看他邊做邊說,徒弟各個心中逐漸有概念。做完一兩個後,遇到一個棘手的燈泡,他數次轉不下來後,下階梯,動手轉一個亮的燈泡,示範完整的SOP。待結束後,我忍不住問他:「你剛剛換那是好的燈泡吧!」(其實心中納悶,為何多此一舉? 手殘又非工程師女子如我,大概已知道步驟,資質高的先生在家好歹也做過類似工作,應該早已知曉程序)。小蔣不動聲色,接手老師的工具,換他往高處爬,老婆留守下面,當小幫手。這樣一對照,你就可以看出小蔣的修養了吧。沉默是金,大智若愚描述的就是我家這個憨厚的先生。 物盡其用在佛堂是準則,換下的燈泡表體若無損壞,我們僅需將內蕊燈絲(鎢絲)換掉,此時師兄將燒壞的鎢絲放入一個標示「新的」的塑膠袋中,這時我真的困惑了,忍不住問他為什們將壞的放到新的袋子裡,他笑了笑,沒有正面回應。我還是不懂,說:「這袋是壞的吧,那應該要改標籤,這樣下個人才知道狀況」。他又笑了笑無回應,雞婆的我在完成這項差事後,順道將標籤改過。 這中間有另一位年紀看似中生代的師兄也一起來幫忙,他很可愛,遇到一個難拆解的燈泡,就發揮工程師的精神,口中念念有詞,邊找其他手邊工具解決問題。之前我和他有聊天過,所以知道他的確是念工科的,我也幽默一下說道,做完這工作,我大概也可以變成工程師。 先前請我們幫忙的師姐在做清理會場的工作,她不時交代那位師兄好好學習,我想傳承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! 通常午齋後會有幾位輪班的人員 (香燈組) 負責整理佛堂大殿,工作過程中我隨口問師姐今天怎們就只有她一人,她說有些人休假、有些人參加讀書會,所以僅剩她一人。她向我們道謝今天留下來幫忙,其實,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,因為有資深師兄師姊的長期護持道場,我們才有機會在他們身邊學習何謂『恆常心』。這幾天的San Diego風大了些,可是我的心卻暖暖的。 四季變化、人情冷暖皆是常態。不抱怨的人其實它們碰到的人生難題不比平常人少,我很幸運身邊的善知識不用說教的方式引導 我,他們身體力行,讓我看到真實的甘願做歡喜受。佈施自己寶貴的時間也同時讓自己無形中成為一個暖爐—發光發熱。

遲來的教師節祝福

上週九月二十八日是教師節,因為家裡有要事須處理,所以這篇特向天下老師致敬及感恩的文未能及時發表。孔子為至聖先師,論語中他和弟子的對話,現在也還廣為流傳;成語如吾日三省吾身、三思而後行、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等相信你我仍耳熟能響,只不過這些成語在年紀當時小的我未多加思索,背誦是當時師長所要求。N年過後的我,獨立思考系統逐漸成型、成熟,遇到的人事物多了,對儒家思想的智慧也多了層體驗及感受。此文特向有教無類的老師們說聲謝謝,教育英才的使命感讓你們衝鋒陷陣、功宏化育。曾經有位教育者說到,老師並不是一份職業,而是一個使命感 (Being a teacher is not a career, but a calling);全世界的老師也一定相信,唯有教育才能改變一個人的未來。教育不是一時,也不是學校專有的;活到老、學到老更不僅僅是口號而已,真正的學習是發生在每一片刻,如果你用心的話。 去年回台時,我造訪了專科時的一位班導及師母,因為交通因素,爸爸還自願當任司機,將我送到老師家。後來爸爸也稍作停留,和老師們寒暄,我也從那聽到老師對我的印象及評語。其實父親一向不多談他的求學過程,我只有從旁人口中聽到他其實很會念書,後來家境因素,迫使他中斷學業。那天很妙,爸爸說到他幾年前巧遇他的某位老師,後來他也不定期會造訪那位師長,所以他深知一位好的老師會影響人的一生,師恩難報。他也幫我和老師道謝,在那一剎那我只覺得我好幸福,雖然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和父親的距離是如此之遠,但是在拜訪老師後,我驚覺其實我和爸爸是有很多的相似點。後續我和爸爸邀約老師到我們家,體驗農家美,在喝茶閒聊中,師母感性的表示爸爸讓他想起了她自己的父親,沒有甜言蜜語,但是愛子之心卻很濃,努力賺錢養家是傳統父輩的特性 (這篇文好像應該在88節上?!) 入佛門後,我有因緣在多位師父身邊學習,見證到人世間最真、最美的事莫過於無私的付出,絲毫無怨言。出家師父身體力行佛陀教誨、循循善誘 ,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更是我們在家弟子的表率。在佛門裡,我也認識了多位善知識 (aka 益友),一同修行。良師益友我這世都擁有,何其幸福! 謝謝所有的老師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