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 多元化 Diversity l

即將邁入五月,學校也進入尾聲,作業考試蜂擁而上,醫生囑咐我儘量在晚間11點前就寢,我還在努力調整作息中。前幾天其中一堂課的教授在課餘問了我們對Covid-19疫苗的看法,其中多數同學已施打,表示他們接受疫苗的原因;也有少數同學反對接種,道出他們對疫苗的不確定性及自己對健康上的看法;還有同學尚在觀望,但同時肯定防疫功夫不能鬆懈。在這一對話後,我更肯定美國在民主上的包容和進步,當不同意見交鋒時,火花一定會產生,有一同學「激烈」的詢問反對同學,我都可以嗅到情勢有些過頭。因為這不是辯論賽,教授可能希望多聽取大家意見,他也才可以反饋給校方,好讓學校決定是否秋季可以安全回復實體教學。這類話題如同詢問政治、宗教觀,除了棘手外,也連帶帶出更多議題。我目前有一堂課需要參與者表態在多元文化diversity上的看法,因為多數學生不是已經是老師,就是已投身教育界多年。我們一致地認同,尊重和自己不同意見、文化背景等相當重要,而很多時候,我們卻無意識地將自我偏見架構在他人身上。我也提出自己先前對其他種族的偏見, 如中東女性不平等的待遇(穿著上的要求)及中東回教男子可以有到四個太太。幸運的是我隔壁曾搬入一戶從沙烏地阿拉伯來的家庭,有次我敲他們家門,欲表現歡迎他們搬到這社區,他們也很親切邀我入家門。女主人雖然英文有限,但是她熱情真誠的態度,我至今難忘,我們互相交流文化及生活上的小點滴。其實,我們一樣的地方大過於不一樣之處。這也讓我對伊斯蘭教和中東文化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,而不在是先前刻板印象中極致的男尊女卑。 你做好不時調整自己看法的準備了嗎?

l 平常心 l

今天是個不尋常的一天。早上有個線上面試,而這個面試在敲了數次時間後,對方周末詢問我是否周一(即今天早上)可以面試,我心裡想著早晚都得做這,那就早些完成,早些安心。前一晚還準備著考試,下一秒就迅速轉換頻道,溫習先前申請學校的內容。原先以為我會緊張睡不著覺,但是可能有累到,很快就去夢周公。一早起床漱洗、早餐後,快速複習學校面試官可能會詢問的題目,就定位後,一小時左右的群體面試很快就結束了。 前幾周才和家人(姐姐)聊到面試的話題,我先前以為學校要求申請人親自到校面試,還和家人說:「我要學她,什們都不帶,頂多帶一頁履歷表」。故事小插曲–姐姐先前的教職工作來的莫名其妙,別的面試者帶一堆資料,她卻只帶一張履歷加上自信上場。我開玩笑和她說,我也要來這招,讓其他人覺得我很不一樣,因為所有的東西都在我腦子裡。 哈哈哈,或許當你用從容不迫的態度面對時,事情反而有更多火花。如果說我完全不緊張,那是騙人的。面試過程中雖然遇到網路收訊不佳,我必須登出又登入;還是對方那邊有時靜音,收訊品質稍受影響。但是我的確沒像以前像要上戰場時的心態,忐忑不已。此次的面試我把它當作是一個經驗,和人說話的經驗,和人說我自己人生的經驗。那既然這是我自己的故事,我何須緊張,我只需要表現出自我。面試最後階段是Q & A,我也不像往常扮演無聲的觀眾,我提出問題請對方解惑,無冷場的一小時面試很快就結束。無論率取與否,我很自豪這一路上投資自己學習,畢竟,學習是一輩子的事,學習是為了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 Fingers crossed!

l 教室裡的同理心 l

我曾經問過心理醫生是否每人都具有同理心,他頓了下,似乎這個問題不是yes or no這麼簡單。不過就我當時解讀他的回覆,這項技能非本能,不是像我們肚子餓就會找食物、遇到危險有fight or flight反應,他持有保留態度人類天生具有這項技能。不過人類神奇也在這,我們可以透過練習來培養各式技能,換位思考也是如此。 我在美國幼幼班的教室裡重新體驗到了天真無邪,但也看到了小型的成人世界,掠奪、說謊等。在研讀幼教學和心理學後,再加上實際教學經驗及自身的社會經驗,我有了這番見解。 人性本善。但是與生俱來的習氣加上後天環境的影響,卻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。 幾年前我有機會造訪外州的一個雙語幼兒園,在那我有個深深觸動內心的故事。 男孩A是個混血兒,他有種比其他同齡幼兒的成熟穩重感,所以老師不時會請他做小幫手。這天下午老師在授課完後,決定來場小競賽。因為我是實習生,所以老師特向我說明孩子們很喜歡這遊戲。遊戲規則很簡單,每位小朋友自行選擇拼圖(難度不一),看誰可以第一時間內首先完成。競賽一開始,孩子們都很興奮地快速挑選拼圖,選定自己的位置後就沉浸在遊戲競賽中。如果我沒記錯,老師和我說男孩A選了個難度較高的拼圖,我不以為意,繼續觀察且在需要時協助老師和學生。有些孩子看得出來選了他們相當熟悉的拼圖,所以一路遙遙領先;有些則是不時有狀況產生,我也注意到男孩A整個情緒緊繃,似乎原本一直穩坐冠軍的他,今天卻出師不利。數十分鐘過後,老師預告即將有冠軍產生,當這最後一塊拼圖找到座標,遊戲結束,在教室另一角的男孩A把他的拼圖整個砸掉,他自己整個大奔潰,躲到無人使用的桌子底下、嚎啕大哭。老師無太大反應,似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的情形,再加上她還得關注全體學生,所以她快速的和我說男孩A好勝心很強,接著她向全班宣布某某人第一名,恭喜佳績諸如此類的話語。我直覺苗頭不對,走到男孩A的範圍,對他說了以下話語。大綱是:「你還好嗎?老師(我)等下就要回家了,我想要和你說再見後再回家,你要不要出來和我道別」?他一開始不理我(真的哭得很傷心),後來鑽出來,我趁這短短時間安撫他的情緒。我說:「 老師剛剛看到你好認真的拼圖,老師我小時候也很像你這樣,很認真、很想當第一名,可是這樣子很辛苦。我好心疼你剛剛那樣,把整個拼圖砸掉」。男孩A突然緊緊的抱著我,似乎有人讀懂他的內心,有人看到他的脆弱。我接著說:「比賽都會有冠軍,只要我們每次全力以赴,這就足夠,我們也要替拿到第一名的同學感到開心」。其實在說這些話時,我不太確定他聽不聽得懂,可是我相信換位思考讓我和孩子間頓時無年紀、智商、情商、角色等的隔閡,後來他情緒逐漸平穩,其他小孩見狀也跑來安慰他,其中一女孩說她爸爸也說輸贏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在這當中玩得開心。我很開心聽到有家長在孩子小時就灌輸這正向教育。 市面上有多樣書籍探討同理心,但是所有知識都是紙上談兵,直到你親自運用貫徹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