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將邁入五月,學校也進入尾聲,作業考試蜂擁而上,醫生囑咐我儘量在晚間11點前就寢,我還在努力調整作息中。前幾天其中一堂課的教授在課餘問了我們對Covid-19疫苗的看法,其中多數同學已施打,表示他們接受疫苗的原因;也有少數同學反對接種,道出他們對疫苗的不確定性及自己對健康上的看法;還有同學尚在觀望,但同時肯定防疫功夫不能鬆懈。在這一對話後,我更肯定美國在民主上的包容和進步,當不同意見交鋒時,火花一定會產生,有一同學激烈」的詢問反對同學,我都可以嗅到情勢有些過頭。因為這不是辯論賽,教授可能希望多聽取大家意見,他也才可以反饋給校方,好讓學校決定是否秋季可以安全回復實體教學。這類話題如同詢問政治宗教觀,除了棘手外,也連帶帶出更多議題。我目前有一堂課需要參與者表態在多元文化diversity上的看法,因為多數學生不是已經是老師,就是已投身教育界多年。我們一致地認同,尊重和自己不同意見、文化背景等相當重要,而很多時候,我們卻無意識地將自我偏見架構在他人身上。我也提出自己先前對其他種族的偏見, 如中東女性不平等的待遇(穿著上的要求)及中東回教男子可以有到四個太太。幸運的是我隔壁曾搬入一戶從沙烏地阿拉伯來的家庭,有次我敲他們家門,欲表現歡迎他們搬到這社區,他們也很親切邀我入家門。女主人雖然英文有限,但是她熱情真誠的態度,我至今難忘,我們互相交流文化及生活上的小點滴。其實,我們一樣的地方大過於不一樣之處。這也讓我對伊斯蘭教和中東文化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,而不在是先前刻板印象中極致的男尊女卑。

你做好不時調整自己看法的準備了嗎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