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Post

l 末場之父愛無邊,恩重如山 l

你小時候有寫過我的父親文章嗎? 我很幸運從小到大作文課沒有一位老師要學生寫這類文章,因為如果要寫,我可能會交白卷。我的爸爸健在,只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他沒有經常出席。 父親以農起家,後來也賣自己的農產品,在事業越來越有聲有色時,家庭這塊卻被忽略了。幼年時期我們全家是住在一起的,後來父母在孩子教育考量之下,決定在另外一個城市置產,以方便我們就學。就這樣,我們開始在兩地分居,交通因素讓這個家的大支柱缺席了。全家人見面通常是逢年過節時,爸爸通常吃過飯就離席,他的農產品孩子們需要他。 人家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,可我從來沒這種感覺。每當聽到女同學敘述他們父親如何如何時,我的心裡其實很複雜。因為父親這角色對我是非常陌生的。除了不常見到他外,媽媽口中的他多是負面。無形中我開始對他產生心結,我不喜他對待女性的方式。 專科畢業後我準備出國留學,我們好像也沒討論,只知道他會負擔一切費用。後來家裡經濟出現狀況,每次和媽媽通話,我的心就一直往下沉。畢業之後決定先在美國就業,臉皮薄不敢向家裡拿錢,爸爸還匯了款給我。幸運地後來在美國找到工作,開始展開獨立的生活。 爸爸從來沒當面誇獎我,可是媽媽會對我說爸爸很佩服我一個女生自己在異國討生活。一開始我不以為意,大了才知道這是他對我的肯定。中國人可真是含蓄的民族,稱讚絕對不會在你面前,批評倒是直直來。或許他還滿意我的表現吧 ! 他從來沒當面罵我或拆我的台,我倒是有和他起衝突過,指責他不顧家。 結婚後我的人生邁入另一里程碑,疼愛子女的他用他熟悉的方式幫助我成家,嫁妝讓我和小蔣搬進了大一點的家。有次我和父親聊天,我不經意向他說起我如何分配我的嫁妝(置產、儲蓄、投資),他沒什麼反應,大概是覺得這個女兒還行,沒有隨意揮霍金錢。 有次三更半夜爸爸打給我,原來他要關心我們在美國疫情下是否安好。他覺得不好意思打擾到我,我和他說我很感動這個舉動,謝謝他想到我。 最後一次和他說電話時,不知道說到什麼讓氣氛有點高漲,他逃避話題,我和他表示,溝通是為了更了解彼此,不知道他聽懂多少。我不氣餒,我會再接再厲,用他舒服的方式對話。 爸爸我愛你。

l 佛菩薩化千萬億身度眾生,父愛亦有多重形式顯現 l

幾年前我的人生盪到一個谷底,後來尋求專業心理諮商協助。我對心理健康這領域保持著正面的態度,只是可能自己身為女性,當初也希望對方是位女性心理諮商師。不過我這個人也有個特質,願意接受人生所面臨的狀況,即使非自己第一選擇。這位專業的男醫生,他的慈悲心讓我度過難關,他的鼓勵讓我相信自己。我改變了我自己的人生! 你是個好聽眾嗎 我很喜歡這個比喻 –人有一張嘴、兩隻耳朵,可是多數人只懂得用嘴,而忽略了耳朵的功用。上帝創造人只給了一張嘴,卻有一對耳朵,這又是什們原因呢? 在這位醫生面前,他給予了我說的機會。他專注地聽,和我享有平等的地位對話。他不批判我的人生路,不急著給建言,這是個非常奇妙的體驗。我人生中初次有位像父親般的長者如此慈悲的對待我。 多給自己慈悲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時候在諮商時,眼淚不禁掉下來。他遞給我面紙,他沒擁抱我,只是讓我宣洩。等到時機成熟,他對我說了令我永生難忘的一些話:  I can really appreciate it. How about more compassion to yourself? 我勇敢了起來 天助自助者。在他的協助下,我重新站了起來。我重新檢視我的人生,自己和周遭人的關係。我變得更有自信,可以用更開闊的心胸面對世界。我重返校園,往成為老師的路前進。 […]

l 首場之父愛無邊,恩重如山 l

父親節特輯第一位出場的男主角是小蔣的爸爸,我的公公。昨晚我想了很久該用什麼開場白介紹他,因為他是個很有趣的人物,單單幾句似乎無法傳神的描述他,不如按時間順序,以我和他之間的關係進化史介紹。 阿公愛濃濃 第一次和未來公公見面,他攜同婆婆和外孫遠從美國中部探訪小蔣。因為那時還未和小蔣交往,所以我完全抱著輕鬆的態度赴家常飯局,也是首次嘗到公公大廚的好手藝。飯後公公帶著小蔣的侄兒在戶外停車場玩耍,稍後片刻,我也準備打道回府,好讓人家享受天倫之樂。憨厚的小蔣跌破我的眼鏡,起身陪我走到我的車,路上巧遇公公和小姪兒。我還隱約記得這個畫面,小孩在車裡面玩耍,公公在車外抽菸。我的心裡甜甜的,因為我感受到的是一位阿公疼惜孫子的愛。 超級玩家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,這在蔣家是至理名言,我婚後隨即應證到這。公公家的休旅車換了數台,每輛大概都和全家人跑遍了大江南北,road trip 對小蔣全家是家常便飯,對我這個外嫁娘可著實花了番功夫才逐漸適應。娘家家人來美國找我,公公義不容辭當最佳響導,盡心盡力招待親家。 修繕達人 婚後搬家,公婆數次遠道而來造訪我們。每來一次,我們家當就多些;每來一次,我們家就變得更舒適 (全家一起修繕)。 父愛的牽掛與牽絆 公婆早年經營餐館,美國第一代移民的故事,足以拍成一部電影。我常常是扮演一個好聽眾,靜靜地聽公公述說他那個年代的故事。公婆和媳婦之間的情分因為中間一位共同的男子繫在一起,眾多複雜的情感也隨之產生。牽掛與牽絆大概是為人父母與子女共同修行的功課吧! 家庭革命 平權至上的我遇上父權至上的家庭,激起了許多漣漪甚至火花。謝謝公公看到我對家庭的付出,謝謝公公放手讓我們成長。 人生驟變 今年初婆婆撒手人寰,堅毅的公公頓失牽手數十載的伴侶。道別從來就不簡單,我看到了公公的脆弱,也真真實實的感受到滿滿的父愛。蔣家說再見的方式不同於遵守古禮,我們用旅遊的方緬懷婆婆。公公支持我們出外散心,甚至幫我們安排旅遊;他偕同其他長輩處理喪儀事項,他扛下了一切。世界在變,人也會變,但是凝聚全家的愛永遠不會變。

l 因為在乎,所以改變 l

今天重拾筆桿,幫網誌除除草、灑灑水。其實我很佩服某些網路名人,因為需要高量產得到關注與商機,所以發文發片的速度真的不是常人可及。好在我不是專欄作家,否則出版社早已奪命連環call。這陣子疫情之故,加州全部 lockdown,不過因為美國有50州,截至今日止仍有數州未跟進。有一州長表示,因為人口少、地緣廣闊等因素,所以他不宣布staty-at-home order。想必有人會問,為什們不全國都封鎖,在理想、專制的世界裡,這或許可以執行。但是國情不同、政治因素、經濟考量等等之下,要一個民主國家的元首下達鎖國之令,可不在是yes or no,黑與白這麼簡單。況且,人有千千萬萬種,順民、愚民、刁民;愛國者、憤世者、不干我家者,美國面對這傳染流行病的應對的確困難度比小國多。反觀台灣,長期在外交備受打壓下及前次SARS突襲下,政府民間攜手面對這嚴峻的疫情,又有餘力發揮人道、捐贈口罩醫療器材等,真的要為台灣拍拍手,攜手抗疫一級棒! 其實前陣子家中有些要事亟需處裡,農曆年時匆忙的飛了台灣一趟,也適逢武漢病毒 (新型環狀病毒)消息在亞洲各國爆發。畢竟在台灣出生長大,也定期返鄉,所以在自己做的判斷下,決定提高緊界線;除了機上全程戴口罩,多補充水分外,也勤加洗手,避免有任何感染源。2月中旬回到美國,山姆大叔那時還老神在在,無宣布任何防疫措施;主流新聞媒體也無多加報導疫情相關訊息,彷彿這個病毒只限定在亞洲區上演,殊不知一場暴風雨已悄悄到來。 如果這個地球會說話,你覺得她的第一句會是什們呢?如果你可以和她對話,這場景又會如何?曾經有一位我相當敬仰的長者說了以下的話,大綱是:「我們人類其實很渺小,卻又很自大。反觀你看一棵樹,它靜靜的在那,不語,但時時刻刻提供我們乘涼的地方」。這短短的話語一直深深的印在我的小腦袋瓜。在那席話前,我自詡雖不是環保小尖兵,但也儘量節約能源、自備購物袋 (政府尚未強制此政策前)。近年來練習修身養性,如果外食也多會自備容器,將吃剩的食物帶回,除了惜福外,也減少一次性餐具的浪費。一開始小蔣總對此舉認為自找麻煩,可漸漸的,他不再有異言。我還記得我們兩個有一次在爾灣 (離San Diego約一小時車程的亞裔重鎮) 用餐,飯後愛吃冰的他點了份刨冰,因為分量極大吃不完,我們行前準備的容器及保溫箱及時派上用場 - - 對,你沒看錯,我們在夏天千里迢迢打包吃不完的刨冰回家。不過我也目睹過有對小情侶點了份雪花冰,沒吃幾口就拍拍屁股走人。我事後對小蔣開玩笑說,我好想包隔壁桌那一份冰。其實心中是不捨這浪費,不欣賞這種消費觀。Well, I can not control others. […]

l 房事房事大不易 l

房事房事大不易-有殼蝸牛人稱羨 ,奔波疲累無人見。 你是有屋一族嗎 ? 頭上有自己的屋簷對很多人來說是種安全感,在外疲勞一天後,唯有家最能慰藉疲乏的身心;金窩銀窩,不如自家的狗窩。在美國擁有屋產不比台灣,除了較高的貸款費率外;高額的房屋稅、地價稅 (各州各郡皆不同)和保險費;修繕的費用也相當可觀 (房屋建材、結構、人工費等故)。不同於台灣的鋼筋水泥屋,美國房子多為木造,夾層間為石膏板dry wall和 隔音保溫版 insulation,由於結構上的設計及高額人工費,許多美國屋主多多少少得學會一些裝修功夫,高中裡也有基本房屋建造工程課可以選修,所以只要你上課沒有堂堂去見周公,也應大略知道房屋的構造。一開始我看老公在做修繕時,我總是好奇他怎們會知道要用什們工具修理什們,詳細一問之下才曉得美國國民教育的實用性。雖然我沒有拿過這類課程,但身為小蔣的最佳助手,我的嘴巴倒是可以說出些理論。在招商不同領域的專家(水電工、總承包商、修理屋頂、保險公司等) 的經驗加持下,自己也從中對房事有了多一層的了解。 九月初家裡因為水管破裂,廚房被敲掉了一大區域。在眾多考量下我們決定砸下重金裝修家的心臟­-廚房。正式開工是十二月初,換句話說,我們已經克難的生活在一個無廚房空間的工地狀況下超過一個多月,不便之處可想而知。在做這個決定前我們也洽詢多位鄰居,也發現房子到了一個年限,各式各樣的毛病就會出來。有兩位鄰居前幾年也將廚房從頭到腳face lift,他們也讓我們參觀家裡。回到家後,老公說鄰居家很整齊,我們臨時敲別人家門問事,他們就開放家讓我們參觀。反倒是自己,整理家務還待加強。好脾氣的老公也不說教,不過臉皮薄的自己早早知道,窗明几淨事需要常常打掃,看來new year resolution新年新計畫這勢必在清單上。 上周有另一對鄰居夫妻邀請我們共用晚餐,因為很久沒見到面,我們大家話夾子一開就停不下來。有趣的是,當我們聊到彼此房事,他們提及他們鑲入式的烤箱罷工了,不過還好這不造成大困擾,因為他們不常使用烤箱。小蔣馬上問他們要不要接手我們的烤箱(因為房子是同一建商、同一時期,所以原裝的家電是一致型號的)。我也接口說我們正準備要脫手這大型家電,不是捐掉就是免費給人。既然你們的剛好壞掉,如果不介意,我們很樂意將這具有30年歷史還運作的烤箱送給您們。他們一開始覺得不好意思,但就這麼巧,如果沒有這飯局,我們不會知道彼此近況。既然有緣,那就順水推舟,各取所需。餐後我們邀他們夫妻參觀自家還在施工中的廚房,又分享了更多生活故事。 昨天開工不久,發現材料有問題,我馬上連絡商家,也及時的得到回應。以前的我,若遇到這種狀況,大概會忍不住先抱怨對方。但是近幾年的修行,讓我逐漸領悟到-解決事情是不能用情緒的。如果自己一昧的負面指責對方,無形中自己築了道高牆,對方即使誠意滿滿提供解決之道,整個氣氛早已被搞砸了。在這情況下,沒有人是贏家,那何不和氣生財,留點台階給雙方。我很有感,因為早年做其他工程時,我就不了解這智慧,自認有理的狀況卻輸了顏面。另一角度來看,人生其實就是不斷的學習與成長,當我們能靜下心來反思,所有的紛紛擾擾就不再那麼地困擾。誰知道裝修也是門大學問!

l 向廚房致敬 l

小時候及較年輕時的我,讀書或做亟需高度專注力的工作時,總是會找個僻靜的地方,想說這樣出來的成效會較好,事實證明,這不完全有效。念大學時,考前總會往圖書館書跑,一開始效果不錯,後來家中發生了重大事故,我的學業竟也受到影響。身在國外的我心其實總掛在家人身上,每回和家人通話,電話那頭總傳來不好的訊息,再堅強的我,心中其實動盪不安。不但遠水救不了近火,自己也連帶栽了下去,成績往下滑。 這當中自己人生其實也發生很多事,現在回頭一看也感恩自己咬緊牙根熬了下去。今天有感而發,少雨的San Diego最近天降甘霖,這周我們家廚房終於開工,在咬筆桿寫這文時,工程正哄哄作響,這中間又有運送家電的貨運公司送貨,可沒想到的是,我的心竟異常平靜,可以專注在寫作上,還可以邊坐鎮在工程區,可謂奇觀。歸根究柢來說,你我都有這能力,只是當我們一出生後,心被外界牽引而走。好消息是,專注力是可訓練的;本性更是你我都俱足的,回歸本性就像找尋到真實的自我、全然的接受不完美的自己。不過這並不表示自我感覺良好,認為我就是這樣、有什們不可以。相反地,因為深知自身言語行為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周遭甚至全人類,自己會變得更有覺察力,自己會想讓自己變得更好,而不是得過且過,甚至有錯誤的見解,貽害身邊至親乃至他人。 這次我們的廚房工程,也著實讓我感受到自己和枕邊人的溝通模式逐漸成熟,我們都可以讓步,在某些點讓對方的需求能夠滿足。家中有做過稍微大點工程的人大概可以同意,施工期間夫妻多多少少會有摩擦,無論是精神上甚至是金錢上,都是個壓力鍋。一不小心就會擦槍走火,爭執即起。我們當然也有這情節,只是頻率降低了,情緒緩和多了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,那就是打造一個自己夢想的廚房,而廚房的主要功用之一就是提供愛的身心餐點,滿足每個踏入家門的親朋好友。上周感恩節,我也邀請一位因故未能返鄉的朋友慶祝這個佳節,其實她一開始接到我的邀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認為她會是個大燈泡,最後還是欣然邀約。再送她回家的路上,她就像個小女孩般,心滿意足又頻頻向我們道謝。我跟她說,這個廚房陪伴了我和先生也好些年了,能夠最後來個饗宴,也算得上我們對它的致敬。廚房帶給我的意義,也在於提供愛和溫暖。謝謝你了,這幾年來辛勤地為我們工作。雖然我最後沒法幫拆下來的櫥櫃找到家,但是感恩你在最後仍是盡忠職守,在2019年感恩節提供美味的餐點。

天涼好個秋,心暖好一生。

前些日子出了趟遠門,和先生造訪了美的不可思議的希臘 (遊記蘊釀中)。這次行程天數卡在經費,上周日回佛堂共修,有師姊問怎麼沒玩長些,我笑稱心其實還留在愛情海,對方也以笑回應,似乎了解長途旅行後,身心其實需要些時間回復正常軌道。我們也趁機閒聊,互相分享旅遊經驗。她說年紀大了,旅遊時身體會很誠實讓你知道平常有沒有保養,我們年輕人有本錢,還可以東奔西跑。我回應我了解這感受,二、三十歲時的我和已邁入不惑之年的我,有漸漸感到不同之處。這次的南歐之行,行李箱應該要帶維骨力,多次爬上爬下的膝蓋骨讓我在優閒的聖托里尼著實感到有些吃不消。我家小蔣 ( aka老王) 反倒很妙,久坐辦公桌花腦力的他,回到家通常是癱在沙發,可只要外出旅遊,他動的細胞頓時活耀起來;反倒是我,外出一整天後體能已達極限,回到下禢的旅館只要碰到床,也就難再爬起。若旅遊地治安許可,小蔣定會安排夜遊,不放過一分一秒在異地探索的珍貴時間。若讀者家中也有這種奇琶,歡迎私下和我分享,也讓我知道你如何對應這。 旅遊結束就當銷假,照常平日行程。星期天是我精神食糧補給日 ­— 參加佛堂法會共修。上周日午齋結束,有一師姊請小蔣幫忙較需體能上可以負荷的工作,夫妻同心協力,我倆便一起接下這份差事。負責維修的師兄年紀較長,這次需要爬高換燈泡的工作他就在旁指導我們進行。初次接手這,師兄很細心地講解程序。首先我們看他邊做邊說,徒弟各個心中逐漸有概念。做完一兩個後,遇到一個棘手的燈泡,他數次轉不下來後,下階梯,動手轉一個亮的燈泡,示範完整的SOP。待結束後,我忍不住問他:「你剛剛換那是好的燈泡吧!」(其實心中納悶,為何多此一舉? 手殘又非工程師女子如我,大概已知道步驟,資質高的先生在家好歹也做過類似工作,應該早已知曉程序)。小蔣不動聲色,接手老師的工具,換他往高處爬,老婆留守下面,當小幫手。這樣一對照,你就可以看出小蔣的修養了吧。沉默是金,大智若愚描述的就是我家這個憨厚的先生。 物盡其用在佛堂是準則,換下的燈泡表體若無損壞,我們僅需將內蕊燈絲(鎢絲)換掉,此時師兄將燒壞的鎢絲放入一個標示「新的」的塑膠袋中,這時我真的困惑了,忍不住問他為什們將壞的放到新的袋子裡,他笑了笑,沒有正面回應。我還是不懂,說:「這袋是壞的吧,那應該要改標籤,這樣下個人才知道狀況」。他又笑了笑無回應,雞婆的我在完成這項差事後,順道將標籤改過。 這中間有另一位年紀看似中生代的師兄也一起來幫忙,他很可愛,遇到一個難拆解的燈泡,就發揮工程師的精神,口中念念有詞,邊找其他手邊工具解決問題。之前我和他有聊天過,所以知道他的確是念工科的,我也幽默一下說道,做完這工作,我大概也可以變成工程師。 先前請我們幫忙的師姐在做清理會場的工作,她不時交代那位師兄好好學習,我想傳承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! 通常午齋後會有幾位輪班的人員 (香燈組) 負責整理佛堂大殿,工作過程中我隨口問師姐今天怎們就只有她一人,她說有些人休假、有些人參加讀書會,所以僅剩她一人。她向我們道謝今天留下來幫忙,其實,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,因為有資深師兄師姊的長期護持道場,我們才有機會在他們身邊學習何謂『恆常心』。這幾天的San Diego風大了些,可是我的心卻暖暖的。 四季變化、人情冷暖皆是常態。不抱怨的人其實它們碰到的人生難題不比平常人少,我很幸運身邊的善知識不用說教的方式引導 我,他們身體力行,讓我看到真實的甘願做歡喜受。佈施自己寶貴的時間也同時讓自己無形中成為一個暖爐—發光發熱。

遲來的教師節祝福

上週九月二十八日是教師節,因為家裡有要事須處理,所以這篇特向天下老師致敬及感恩的文未能及時發表。孔子為至聖先師,論語中他和弟子的對話,現在也還廣為流傳;成語如吾日三省吾身、三思而後行、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等相信你我仍耳熟能響,只不過這些成語在年紀當時小的我未多加思索,背誦是當時師長所要求。N年過後的我,獨立思考系統逐漸成型、成熟,遇到的人事物多了,對儒家思想的智慧也多了層體驗及感受。此文特向有教無類的老師們說聲謝謝,教育英才的使命感讓你們衝鋒陷陣、功宏化育。曾經有位教育者說到,老師並不是一份職業,而是一個使命感 (Being a teacher is not a career, but a calling);全世界的老師也一定相信,唯有教育才能改變一個人的未來。教育不是一時,也不是學校專有的;活到老、學到老更不僅僅是口號而已,真正的學習是發生在每一片刻,如果你用心的話。 去年回台時,我造訪了專科時的一位班導及師母,因為交通因素,爸爸還自願當任司機,將我送到老師家。後來爸爸也稍作停留,和老師們寒暄,我也從那聽到老師對我的印象及評語。其實父親一向不多談他的求學過程,我只有從旁人口中聽到他其實很會念書,後來家境因素,迫使他中斷學業。那天很妙,爸爸說到他幾年前巧遇他的某位老師,後來他也不定期會造訪那位師長,所以他深知一位好的老師會影響人的一生,師恩難報。他也幫我和老師道謝,在那一剎那我只覺得我好幸福,雖然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和父親的距離是如此之遠,但是在拜訪老師後,我驚覺其實我和爸爸是有很多的相似點。後續我和爸爸邀約老師到我們家,體驗農家美,在喝茶閒聊中,師母感性的表示爸爸讓他想起了她自己的父親,沒有甜言蜜語,但是愛子之心卻很濃,努力賺錢養家是傳統父輩的特性 (這篇文好像應該在88節上?!) 入佛門後,我有因緣在多位師父身邊學習,見證到人世間最真、最美的事莫過於無私的付出,絲毫無怨言。出家師父身體力行佛陀教誨、循循善誘 ,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更是我們在家弟子的表率。在佛門裡,我也認識了多位善知識 (aka 益友),一同修行。良師益友我這世都擁有,何其幸福! 謝謝所有的老師們!